一名汽车“老将”的新身份、新思考!!

时间:2020-01-25 来源:www.bg-bags.com

[汽车新闻网报道]吴建中表示,汽车制造业,无论是过去100年还是未来,智能网络联盟的新趋势,只有不断强化我们的产业根基和制造精神,才能在更复杂、更长期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吴建中是2002-2003年“中国私家车制造热”的典型代表。吴晓也是从2014-2018年“中国新型汽车制造力量”运动中崛起的一家新型汽车制造企业。大乘董事长和吴晓及其儿子、大乘品牌创始人和董事长两代人的造车历史,将过去20年中国私车制造的酸甜苦辣联系在一起。

2019年6月23日,吴建中在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举行的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与储能电池技术创新金坛茅山峰会现场发表了《“汽车老兵”的新身份、新使命、新思考》主题演讲,受到与会者的广泛关注。

吴建中的演讲全文详见演讲回忆录,以下是演讲全文(根据现场录音编辑,本人编辑)。为了阅读方便,特别添加了小标签。)

l以下是演讲稿:

尊敬的领导、专家、同事和来宾,下午好!整个下午都是干货。给我们许多新信息、新思维和新建议。我认为值得这里的每一位企业家认真倾听,结合实际,积极尝试。我已经很久没有在这个行业公开发表演讲了。今天,我想介绍金坛新能源汽车产业协会的概况,分享大乘在新领域的探索,结合我三个不同的社会身份,谈谈对当前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两个担忧。

First,金坛直召的“四来”政府

First,以我作为常州金坛新能源汽车工业联合会创始主席的第一身份发言,昨天上午我也被大会选举。今年是大乘项目团队在金坛正式签约五周年。从项目联系人到项目签署我们花了20天。从工业基地建设开始到建成运营,历时13个月,政府和商人共同创造了中国汽车建设史上的“金坛速度”。在过去整整三年的运营中,我们连续三年取得了良好的开端,生产和销售超过100亿辆,累计税收超过10亿美元,累计销售超过20万辆。

我们对金坛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金坛是一个创业的热土。我们也非常重视当地领导人对乘坐公共汽车的期望和委托。特别是,我们同情并受益于金坛“企业第一”的良好经营环境,成为一名优秀的“酒保”,践行“不被叫、随叫随到、言出必行、服务周到”。这进一步增强了我们与已经在金坛上的汽车行业同事一起工作的决心和信心,他们希望来到金坛,并且将来会来到金坛,在金坛上变得更强、更大、更聪明。利用今天的机会,我想推荐常州金坛新能源汽车工业协会。

从联邦成立的结果来看,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揭开“蚂蚁英雄和金坛军团”的面纱。目前,我们拥有112家关联企业,100亿注册资本和1万多名员工。其中,投资超过1亿元的企业有大乘、CNAC锂、北电爱斯特、彭辉锂、北地、SKl隔膜等12家。一半的企业持续时间超过五年,而在过去五年中成立了44家新公司。(图8)其中,一个涉及整车制造,即我们的大乘,27个涉及电池、电机和电控,11个涉及节能发动机、车身零件,73个涉及内饰和汽车零件。

从联邦的建立来看,我们希望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实现“优势互补、产业集聚”。众所周知,汽车工业现在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今天和孙院士(冯春)开玩笑。我说整个行业都想见你,因为见到你是“冯春”,这是整个行业都期待的。今年,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和华为公布的“备胎计划”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明白,企业不能脱离产业链。汽车行业更被称为“足球集体运动”,需要更真诚的合作和行业互补性。特别是金坛有如此多的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可以聚集在一个地区,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块状经济”聚集优势。此外,在技术交流与对接、上下游产业链联动、共性技术研发等方面具有很好的地理优势。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企业可以越来越紧密地在一起,交换所需的商品,加强合作。在他们现有的供应链系统中,他们可以增加“金坛军团”的“备用轮胎”储备。

根据联合会的目标,我们希望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实现“五大协会”。我们的联合会既有私营企业,也有国有企业。不仅有完整的汽车,还有“三电”和许多新的和尖锐的智能网络连接企业。对于现有的生产型企业,我们还将招募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常州研发创新基地等科研型单位加入协会。我们将真正发挥不同加盟企业的优势,增加学习、活动和粘度,努力把一个全新的行业协会建设成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五星级平台和5A级协会。

2。大乘智慧工匠的精神。

以第二身份发言,作为大乘汽车集团董事长,他也是大乘汽车品牌创始人吴晓的父亲。今天,我还想借此机会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2018年9月17日正式亮相的全新独立品牌大乘的主要特点。

第一,“两代汽车制造”背后的“工匠精神”

熟悉我的人可能知道,16年前的2003年,我进入了汽车制造领域,这是中国民营企业制造汽车最激动人心的阶段。大约在2018年,也是新力量制造汽车的时期,吴晓也是其中之一。两代父子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参与了中国自主品牌汽车制造的洪流。也许回头看,这种父子继电器业务在中国汽车行业很少见。众所周知,民营企业的竞争优势是机制的灵活性,瓶颈是交付风险。大乘汽车公司(Mahayana Motor Company)是目前中国第一家成功进行“第二代”接力棒转移的私车公司,形成了父子同平台、分工合作、优势共享的私车公司接力棒转移新模式,从而保持了企业决策机制领域的稳定性、连续性和一致性。汽车工业不是一个短命的行业,也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行业。这是一个需要坚持和技能的行业。大乘佛教目前由“两级火箭”螺旋桨组成。我的“第一阶段”需要燃烧并释放能量。吴晓的“第二阶段”也在央视广告中传达了“不犹豫,不退缩”的信心和决心。让我们也来看看这个视频(中央电视台广告视频)。我希望更多有独到见解的投资者和合作伙伴能够看到大乘汽车“两代制车”和“工匠精神”的投资和价值。

其次,“四大互动”背后的“生存法则”

汽车行业是一个受政策、技术和市场影响的行业。作为民营企业,应该更加注重稳定经营的底线。大乘佛教探索了一种“四轮驱动”的发展模式,通过结合自己的汽车制造团队的丰富经验和对

时代变化很快。对于有着100年历史的汽车工业来说,庞大的产业链和工业发展的惯性,确实造成了许多不适应。正如傅吴语董事长最近所说,汽车产业肯定不是升级,而是转移。新四个现代化的出现并不局限于传统的汽车技术,而是新的生态和共享。可以说,工业革命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面对新时代,我们积极实践“开汽车、开车门、开眼睛”。因此,大乘佛教一直致力于在战略资源层面实施“三个进口”,通过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更好地进口潜在的精密客户进行销售。采用智能互联网技术,为产品系列引入行业领先的智能驾驶舱和智能人机交互系统;利用国际汽车产业链高度融合的趋势,为企业引进国际品牌合作资源。

目前,这些工程正按计划有序进行。在使用互联网大数据“导入”方面,我们启动了以“橙色合作伙伴橙色便利商店橙色人性化服务”为核心,在线与离线相结合。橙色大营销项目取得了突破,并取得了数万用户注册、10,000名橙色合作伙伴和数千条新的在线用户线索的初步成果。在智能驾驶舱和人机交互系统领域,我们已经开始从个性化生态系统布局、语音交互系统、信息娱乐系统、人机交互系统、先进辅助驾驶系统等方面为消费升级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在国际品牌合作方面,我们将积极寻求国际品牌与大乘“三江地区”、“三国一核”优势基础资源和优质民营资本之间的战略合资和合作,利用外资持股比例自由化引发的产业布局调整机遇。

3。尊重和满足汽车市场”最后,以我的第三个身份发言,我是中国汽车行业的“老手”,经历了中国汽车进入普通家庭和新能源汽车进入市场。说到“老兵”,我想在这里提一个人,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前会长张晓宇,。他多次表示,在中国股市、楼市和汽车市场的“三大城市”中,股市和楼市是政府最担心的,既不会上涨也不会下跌。我们的汽车市场从来没有让政府过于担心。汽车越来越好,价格越来越低,人们很满意,政府也很满意!斯里兰卡人民已经去世,但现在汽车市场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我还想谈谈两个担忧。我想把它们扔掉,一起思考,一起面对,共同努力解决它们。

首先,汽车制造业的艰苦工作令人厌倦。必须有人做吗?

我听到一种观点,认为所有行业都值得做三次。“做三次”背后的潜台词是什么?“赚钱然后离开”,“赚钱然后离开”。就在这个星期,我一遍又一遍地看到另一条新闻,说“提前造汽车,后撤造城市是上亿的痴心妄想”。我不得不说,许多忽视和漠视汽车制造业的本质和规律的言行,正在透支整个行业对合理投资回报的信任和心理预期,这将对整个汽车行业造成不可挽回、不可恢复和漫长的“伤害期”。目前,需要在工匠精神和网络思维之间找到更好的平衡。无论在政府层面、资本层面还是媒体层面,我们都需要正视和思考现代制造业和先进制造业被边缘化、本末倒置的局面,我们已经为此付出了高昂的社会成本和代价。美国正在出台各种政策呼吁制造业回归,制造业也是中美贸易战的一个关键领域。不久前,我还向内部管理小组递交了一份由李氏汽车和李氏家族撰写的内部演讲稿,他们想重新开始

制造汽车并不容易,尤其是对私营企业而言。对于那些做生意的人来说,总是说“死”似乎是禁忌。然而,在私人汽车制造领域有两种重要的“生死理论”。一个是李书福早期为私车制造权而斗争时提出的“给我一个失败的机会”的“寻死理论”。最近,魏建军针对其自主品牌走向全球的战略,也提出了“死亡即海外死亡”的“死亡观”。最不应该被忽视的贡献是私人汽车制造力量的存在。我们不怕死、不愿意死、不容易死的生命属性维护和扞卫了中国企业在全球汽车市场竞争中的话语权。就像华为今天存在的价值一样,如果华为出售给摩托罗拉的计划得以实施,今天可能就不会有一家中国企业被美国政府毫不犹豫地依靠国家权力来制衡和反对。

因此,社会各界,尤其是政府决策机构,在制定和实施政策的过程中,应关注保护私家车公司的利益和行业的实际情况。几天前,我看了吴英秋老师的一篇文章。他认为,在状态5和状态6之间切换的时间不足以给企业留下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这种转变需要科学的推广和全面的规划。目前,还不是从5国转向6国的最佳时机。每个人都在说,汽车市场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具有股票市场和住房市场属性的“政策城市”。它受到政策变化、政策信号和政策出台的极大影响。在这方面,需要更多有识之士积极呼吁汽车市场真正继续满足政府和人民。汽车市场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但如果私营企业制造汽车的力量平衡得不到很好的保护,也许拥有最大外资的市场将是一个没有完全竞争并失去市场力量的行业模式。

俗话说:山不高,但仙是灵!我们现在所在的茅山是道教的圣地,有着名的“茅山道教”。茅山也是新四军苏南抗日根据地的中心,曾被毛主席列为全国六大抗日根据地之一。茅山也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革命传统教育的地方。因此,茅山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不同的历史使命。同样,在新的历史时期,新能源汽车也肩负着推动汽车产业深度转型的历史使命。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昨晚接受赵福全总统和刘世锦导演采访时的感受。我们必须充分相信,未来的汽车工业将远远超出想象,并将为创新和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大乘和我愿一如既往,为金坛、常州、江苏以及全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健康蓬勃发展而继续努力。谢谢大家!这两个二维码,一个是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另一个是我们的橙色力量伙伴小程序,希望你能密切关注,给我们更多有价值的意见!

——